无障碍浏览

天气:

历史文人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旅游 > 历史文人

西丰八景

文章来源: 添加时间:2012年02月09日 阅读:
 

1938年出版的《西丰县志•卷六•古迹名胜》中记载着《西丰八景》即:神树清碑、城山玉垒、寇河秋月、猴石春荫、岩松晚秀、青甸石人、荒汀渔火、驼峰饮涧。

神树清碑

此景是说当年在现在的郜家店镇立新村那个地方,清朝初年时就有一棵老树,到民国年间还郁郁葱葱的,树下有一石碑。民间传说,清帝乾隆到过这棵树下,侍臣奏称过去有个采参的叫班大妈法,因冻饿之极,死于此树下,此人死后有神灵,凡是入山迷路的,只要向这棵树求助,马上就可以找到路。乾隆听后,命奉天将军兼府尹札特布为此建座庙。于是,此地建座庙,立石碑及石桌石供器等物。碑文是用满文写的。班大妈法是围头的意思,就是说行猎从此开始。凡进围行猎的,必先在树下致祭,然后才可以打围。围场开禁后,村遂以“神树”为村名。在此居住的人渐渐多起来,这个现在树已不在,庙也早被拆了,石碑的残存部分存在西丰县文物管理所。所幸当年赞此景的诗尚在:

      当年神武伯图强,表树勒碑羽猎场。

      燕石镌成词绝妙,社榆封就寿无疆。

      风威菷麓山灵拜,文字经霜野藓荒。

      一代兴亡留盛迹,永垂余荫作甘棠。

 城山玉垒

此景是指现在的凉泉镇内有座城子山,山上有高句丽的山城遗址而言。

      当年也有诗描绘此景:

      山上城颓蔓草荒,阵云终古莽苍苍。

      风号古木余兵气,雨洗尘沙吐剑芒。

      雉蝶丘墟无片瓦,池鱼清浅只垂杨。

      鸡林尚有清时站,叶赫南来一战场。

寇河秋月

      这一景是指县城城南的寇河。

      当年是这样描写的:

      河边看月不寻常,镜里鳞游地上霜。

      渡口雁飞秋有影,波心珠落水生光。

      四山乱叶风涛涌,三派朝宗夜色凉。

      近岸楼台先得易,渔歌依旧起苹乡。   

猴石春荫

      这一景是写猴石山春天景色的,今猴石尚在,读旧诗对照也很有趣:

      岭半层云接地阴,山公石上养禅心。

      非关雕琢天生偶,为护昙花日远沈。

      羊未叱成仍怪相,龙疑嘘气酿甘霖。

      鞭施莫逐秦皇岛,留与人间阴道林。

岩松晚秀

此景现在松树乡松树村,旧称松树咀子的东山上。“松树咀,西流水地方,周数百里全无松树,惟六区松树咀山于峰连帕断处有老松数株,直立于乱山怪石中,枝屈根盘,交柯耸翠,春夏之际已著奇观,一至严寒漫山白雪,而数株老树立于其间,其景象更足多焉。”因民国年间,西丰县境惟此有松树而一奇景,又有诗绘:

      无复阴阴夏木浓,岩头远更见孤松。

      风涛百尺惊栖鹤,斤斧千家赦老龙。

      材不栋梁方永寿,心轻冰雪占高峰。

      劫灰猎火频经惯,只有苍髯最耐冬。

青甸石人

此景早以无存了。据1938年出版的《西丰县志•古迹名胜》中记载:“石人,二区(今西丰镇晨光村红旗屯)石人沟口有一石人,身高六尺许,旁有石猪、石羊各一,衣冠均系古制,疑为古墓,今无可考。但传其沟曰石人沟,名其村曰石人村而已。民国二十年春,将石人移于城内公园,先是头已坠地,今补缀之,以壮观瞻兼供考古家之研究焉。”后不知何故,也不知何时石人又被弄回河东头,又不知何时石人失踪。19901020在县城东桥外一居民的院墙的墙基中发现了石人,只是又没有了头,今存西丰县文物管理所。

      当年的诗是这样写青甸石人的:

      何年翁仲至今存,无复荆摹立墓门。

      几变沧桑心不转,频经灰劫口无言。

      衣冠未改余残骨,风月谁来访旧魂。

      雨洒东郊春到早,径径埋首卧邱园。

荒汀渔火

此景早以无存了。清末开垦之初至民国年间,自县城西的公合村至部家店二十余公里间,泉水有数十处,成了连绵不断的琅铛泡子。泡子里多产鲤鱼、卿鱼,那时的老百姓用多种方法捕鱼。每到夜晚,渔火闪烁,景色十分好看。随着琅铛泡子的干涸,此景就消失了。重读当年的描,也许能引起联想:

      云落前溪月落亭,渔舟多傍小桥停。

      光摇获蒲惊鸥梦,影射石征见鹤汀。

      柳陌模糊千万树,萝滩明灭两三星。

      临流更向苔矶坐,长笛菱歌洗耳听。   

驼峰饮涧

此景在县城西北78里的柏榆乡福善屯,有一座山,小河绕山而过,山峰远望像一头骆驼伸脖子到小河里喝水,当地人称这座山为骆驼脖子。可惜的是由于后人多在骆驼南峰采石,使此景有残缺之感。当年也有诗写此景:

      驼峰高耸入云霄,首枕寒流涨未消。

      马为投钱嘶渡口,牛嫌污鼻走林腰。

      颈伸晚雨虹霓见,毛脱秋风草木凋。

      栖谷空存千里志,只应种树伴渔樵。